?
歡迎您訪問貴州自考網!網站為考生提供貴州自考信息服務,供學習交流使用,非政府官方網站,官方信息以貴州省招生考試院(www.eaagz.org.cn)為準 登錄  網站導航

貴州自考網

自考熱線:0851-85766631

論《紅樓夢》的語言藝術魅力

編輯整理:  貴州自考網 發表時間:  2018-05-25   【   點擊數:

     《紅樓夢》是我國古典長篇小說中最優秀的作品,是悠久燦爛中華文化的杰出代表,是我國文學藝術的典范,漢語言藝術的寶藏。“字字看來皆是血”,曹雪芹以無可比擬的傳神之筆,給后人留下一幅封建社會末期極其生動的歷史畫卷?!都t樓夢》宏大嚴謹,“文備眾體”,語言維肖傳神,精練準確,給人以詩情畫意的特殊韻味和美感,經典場景和細節描寫連村婦野叟也能娓娓道來。其描寫人物生動傳神,活靈活現,讓人有身臨其境之感;模擬人物言語詩詞形神畢肖,“按頭制帽”,使讀者由說話看出人來;遣詞造句精彩準確,富有神韻,“一字不可增減,入情入神之至”,細微處見真功夫;比喻運用貼切形象,清新工麗,深含哲理,讓人過目難忘,嘆為觀止。
 
《紅樓夢》是我國古典長篇小說中最優秀的作品,是悠久、燦爛的中華文化的杰出代表,是中華民族的驕傲,也是世界文學寶庫中的珍品?!都t樓夢》的作者曹雪芹是偉大的文學家和思想家,他以無可比擬的傳神之筆,給后人留下了一幅封建社會末期有重要時代特征的、極其生動而真實的歷史畫卷。
《紅樓夢》是作者在親見親聞、親身經歷和自己最熟悉、感受最深切的生活基礎上創作的,是現實生活最典型、最精美、最富有創造性和想象力的藝術作品,它所反映的現實,其涵蓋面和社會意義極其深廣。它具體、細致、生動、真實地展示了作者所處時代環境中的廣闊的生活場景,禮儀習俗、愛情友情、喜怒哀樂、飲食穿著、行醫游賞等等生活細節,無不一一畢現。它打破了以往小說戲劇傳統的寫人手法,不再是好人都好,壞人都壞,作者如實描寫,不諱不飾,因而每個人物形象都活靈活現、有血有肉,所寫的四百多個人物中,形象鮮明、個性生動的人物不下幾十人。
《紅樓夢》的構思精巧而嚴密,情節的安排、人物的言行、故事的發展,都置于有機的整體結構中,沒有草率的、多余的、做作的、游離的筆墨。小說的文字常常前后照應,彼此關合,有時看似閑時一筆,卻牽動半部情節,有些話語帶有讖語或暗示性質,說明作者在落筆時總是胸中統籌全局、目光貫穿始終,所以讀來讓人有牽一發而動全身的感覺。
《紅樓夢》堪稱中國文學史上的“閬苑仙葩”,它的主體文字是北方白話,但又吸吶了一些文言文及其他多種文體的長處,有時對自然景物、人物情態的描摹,又從詩詞境界中泛出,給人以詩情畫意的特殊韻味和美感。小說中寫入了大量的詩、詞、曲、謠、聯、賦、謎、令、方等等,真正做到了“文備眾體”,且又讓它們成為小說的有機組成部分,其中擬寫小說中人物所吟詠的詩詞戲話,都能“按頭制帽”(茅盾的評價),一一符合不同人物各自的個性修養和性格特點,真正做到詩如其人、語如其人,且維肖傳神,各不相犯,足見作者具有超級的忠實模寫生活和運用語言文字的能力。
曹雪芹在作品中自述其創作過程曾“披閱十載,增刪五次。”據考證,增刪前后故事情節的改動并不大,但具體文字上的出入卻很多。由此我們可以依稀窺見作者為求得語言的精練準確,斟詞酌句,嘔盡了心血,正如甲戌本《脂硯齋重評石頭記》中所說:“字字看來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尋常。”
《紅樓夢》自問世以來,研究者前赴后繼、摩肩接踵,多少人如癡如醉、心無旁鶩,作者、版本、思想、人物、語言、詩賦、風俗、建筑等各個研究領域都高手如林、大師層出,“紅學”現已成為當今具有相當世界影響力的學問。單就語言藝術而言,研究的專著也汗牛塞屋。據第四輯《紅樓夢學刊》統計,僅從1985年至2005年,國內外比較有影響的研究《紅樓夢》語言的論文就近300篇;而1985年以前直至清朝,一些國學或是紅學大師們如王國維、王昆侖、俞平伯、顧擷剛、周汝昌等相關的文章更是難計其數。在《百度》網頁上,鍵入“紅樓夢語言藝術”搜索,得到的相關詞條有4萬之多,由此可見《紅樓夢》語言藝術的魅力和研究成果之一斑。
《紅樓夢》是我國小說語言藝術的典范,是漢語言藝術的寶藏,對其語言的研究是永遠沒有止境的,也是國內外學術界、紅學界非常關注的一個話題。面對這樣一部洋洋灑灑、雄踞漢語言藝術塔頂的文學巨著,要想對其語言藝術作一番論述,遠非我輩的資歷底蘊和一篇本科學業論文所能及。本文只想就《紅樓夢》語言藝術方面最為明顯、讀過或未讀過《紅樓夢》的人都能津津道來的特點作些粗淺探索。
一、描寫人物生動傳神,活靈活現
“第一印象非常重要。”談戀愛看對象如此,文學作品描寫人物亦是。描寫一個人物,最重要的環節是出場,是“第一印象”。人物的出場,在文學作品中表現得多種多樣,而《紅樓夢》描寫王熙鳳“未見其人,先聞其聲”的神來之筆,無疑是我國古今小說中人物出場的一個頂級經典,不用說讀過《紅樓夢》的人,就是一字不識的村婦野叟,都說上并能理解“未見其人,先聞其聲”一詞。中第三回通過賈母淡淡地介紹, 邢夫人、王夫人、李紈、三位小姐等逐一在林黛玉面前亮相,都是簡要描述外貌,然后作者是這樣寫的:
一語未了, 只聽后院中有人笑聲,說:“我來遲了,不曾迎接遠客!”黛玉納罕道:“ 這些人個個皆斂聲屏氣,恭肅嚴整如此,這來者系誰,這樣放誕無禮?”心下想時,只見一群媳婦丫鬟圍擁著一個人從后房門進來。
這一點睛之筆,不僅突出了王熙鳳的性格特點,更顯示出她在榮國府的特殊地位。對此甲辰本有側批:“此一筆,阿鳳三魂六魄已被作者拘定了,后文焉得不活躍紙上?此等非仙助即為神助,從何而得此機括耶?”“特獨出熙鳳一人。未寫其形,先使聞聲,所謂‘繡幡開遙見英雄’也。”
寫一見三,甚至“不寫之寫“,是《紅樓夢》常用的一種寫人手法,這需要作者具有深厚的藝術功底和高超的駕馭文字的能力,簡單的動作,甚至一兩句語言,就能傳達出人物的神思和韻味,讓讀者對被描寫對象的心理、做派意會無窮。第六回王熙鳳第一次接見劉姥姥,是這樣寫的:
只見……鳳姐……端端正正坐在那里,手內拿著小銅火柱兒,撥手爐內的灰。平兒站在炕沿邊,捧著一個小小的填漆茶盤,盤內一個小蓋盅。鳳姐也不接茶,也不抬頭,只管撥手爐內的灰,慢慢地問道:“怎么還不請進來?”一面說,一面抬身要茶時,只見周瑞家的已帶了兩個人在地下站著呢。這才忙欲起身;猶未起身時,滿面春風地問好,又嗔著周瑞家的怎么不早說。劉姥姥在地下已是拜了數拜,問姑奶奶安。鳳姐忙說:“周姐姐,快攙起來,別拜罷,請坐。我年輕,不大認得,可也不知是什么輩數,不敢稱呼。”
鳳姐“不接茶”、“不抬頭”、“只管撥手爐內的灰”、“慢慢地問”、“忙欲起身;猶未起身時,滿面春風地問好” ……這一連串的動作,不僅寫出了鳳姐的外形,更寫出了她的神情、氣派,創造出一種境界,把王熙鳳那種高傲、矜持、高深莫測的“管家婆”威嚴,以及面對“打秋風”村嫗的心理優勢,刻畫得淋漓盡致,讓人回味不盡。
《紅樓夢》描寫人物,往往將人置于非常典型的場景之中,頑童鬧學堂、協理寧國府、寶玉挨打、史太君兩宴、黛玉葬花、湘云醉臥、抄檢大觀園、晴雯之死等情節,都非常生動地寫出了一個個現實的場面,讓讀者如臨其境,如侍在側。尤其是抄檢秋爽齋,不僅寫活了場景,更寫活了具有政治家風范的“刺玫瑰”探春的凜凜威嚴,讓人掩卷以后仍戰戰兢兢,肅然起敬。請看第七十四回:
又到探春院內。探春……遂命眾丫鬟秉燭開門而待。……探春冷笑道:“我們的丫頭自然都是些賊,我就是頭一個窩主。……我的東西倒許你們搜閱,要想搜我的丫頭,這卻不能。我原比眾人歹毒,凡丫頭所有的東西我都知道,都在我這里間收著,一針一線他們也沒的收藏,要搜所以只來搜我。你們不依,只管去回太太,只說我違背了太太,該怎么處治,我去自領。你們別忙,自然連你們抄的日子有呢!……可知這樣大族人家,若從外頭殺來,一時是殺不死的,這是古人曾說的‘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必須先從家里自殺自滅起來,才能一敗涂地!”說著,不覺流下淚來。……那王善保家的本是個心內沒成算的人,素日雖聞探春的名,那是為眾人沒眼力沒膽量罷了,那里一個姑娘家就這樣起來,況且又是庶出,他敢怎么。他自恃是邢夫人陪房,連王夫人尚另眼相看,何況別個。……他便要趁勢作臉獻好,因越眾向前拉起探春的衣襟,故意一掀,嘻嘻笑道:“連姑娘身上我都翻了,果然沒有什么。”鳳姐見他這樣,忙說:“媽媽走罷,別瘋瘋顛顛的。”一語未了,只聽“拍”的一聲,王家的臉上早著了探春一掌。探春登時大怒,指著王家的問道:“你是什么東西,敢來拉扯我的衣裳!我www.zlunwen.com不過看著太太的面上,你又有年紀,叫你一聲媽媽,你就狗仗人勢,天天作耗,專管生事。如今越性了不得了。你打諒我是同你們姑娘那樣好性兒,由著你們欺負他,就錯了主意!……”
面對王善保家的放肆的帶有侮辱性的搜身,不可輕侮的探春將如何應對?讀者似乎還沒有來得及想好,只聽得“啪”的一聲,“王家的臉上早著了探春一掌”。探春這響亮的一掌,是浩浩正氣、大快人心的一掌,是為人所不敢為的一掌。這一掌,不但打在一個當權者狗腿子的臉上,也打在那些摧殘少女、禁錮人倫的上層統治者的臉上。這一掌,不僅使我們感到目醒神驚,同時也讓我們覺得爽心快意。這一掌,自《紅樓夢》問世以來,就和頗有見地的“自殺自滅”論斷一起,一直清亮地響在讀者的耳旁。
女子中有些人也不是好人,有些女子做的某些事情也讓人反胃甚至不齒。怎么樣把這些女子的惡言劣行寫出來,讓讀者對她們有一個更全面、更深刻的認識?曹雪芹舍不得直接貶斥這些女子,他選用了我國古代史作家們常用的手法——春秋筆法,“微言大義”,寓褒貶于一字,讓讀者自己去評量。第三十一回當襲人在林黛玉面前故作正經時,林黛玉道:“你說你是丫頭,我只拿你當嫂子待。”一句話把襲人的偽裝撕個精光。薛寶釵在賈府乃至整個封建社會的統治者看來,簡直是個十全十美的姑娘,但作者認認真真地寫了她對金釧之死、尤二姐之死、柳湘蓮出走的態度和評論,畢現了她的冷酷與虛偽。
二、人物語言形神畢肖,“按頭制帽”
小說中的人物語言是指作者為作品中的人物設計的語言。作者通過人物語言表現和流露人物的思想、感情和性格,由此,人物語言在塑造人物形象上比作者的敘述性語言更能獲得逼真、直接的審美效果?!都t樓夢》中的人物對話,每一場、每一句都經過了作者的精心設計,為作品的主旨服務;每一句對話都切合人物的身份地位和當時的環境,用茅盾的話說,就是“按頭制帽”。魯迅在《看書瑣記》中說:“高爾基很驚服巴爾扎克小說里對話的巧妙,以為并不描寫人物的模樣,卻能使讀者看了對話,便好像目睹了說話的那些人。中國還沒有那樣好手段的小說家,但《水滸》和《紅樓夢》的有些地方,是能使讀者由說話看出人來的。”
怡紅院的丫環小紅是貴族家庭培養出來的投機搗鬼的能手,當上升的機緣忽然意外降臨時,她怎肯輕易放過!第二十七回鳳姐想使喚一個人去對平兒傳話,小紅便笑著跑過去,鳳姐雖然不認識她,她卻敢回答鳳姐的話:“要說的不齊全,誤了奶奶的事,任憑奶奶責罰就是了。”她是帶著怎樣的一種興奮、一種驕傲,猶如手提尚方寶劍,得意地沖過了別人的阻攔,作者是這樣寫的:
……睛雯一見小紅,便說道:“你只是瘋罷!院子里花兒也不澆,雀兒也不喂,茶爐子也不弄,就在外頭逛!”小紅道:“昨兒二爺說了,今兒不用澆花兒,過一日澆一回。我喂雀兒的時候,你還睡覺呢。”碧痕道:“茶爐子呢?”小紅道:“今兒不該我的班兒,有茶沒茶,別問我。”綺霞道:“你聽聽他的嘴!你們別說了,讓他逛罷。”小紅道:“你們再問問,我逛了沒逛。二奶奶才使喚我說話取東西去。”說著,將荷包舉給他們看……
你瞧這一張嘴!你瞧這副得意相!她向鳳姐復命時,說了這樣一段話:
……“平姐姐說:奶奶剛出來了,他就把銀子收起來了;……平姐姐叫我回奶奶:才旺兒進來討奶奶的示下,好往那家子去,平姐姐就把那話按著奶奶的主意打發他去了。……平姐姐說,我們奶奶問這里奶奶好。我們二爺沒在家。雖然遲了兩天,只管請奶奶放心。等五奶奶好些,我們奶奶還會了五奶奶來瞧奶奶呢。五奶奶前兒打發人來說:舅奶奶帶了信來了,問奶奶好,還要和這里的姑奶奶尋幾丸延年神驗萬金丹;若有了,奶奶打發人來,只管送在我們奶奶這里。——明兒有人去,就順路給那邊舅奶奶帶了去。”
這一口氣連珠炮式的十八個“奶奶”,只有小紅能說清楚,只有王熙鳳能聽明白,其他的所有聽眾、讀者,都得捋一捋才行。這不僅充分表現了小紅的伶牙俐齒,而且把她善于討好鉆營、一心附炎攀高的性格刻畫得活靈活現。這樣積極奔競的人物,果然沒有被埋沒,她憑著自己的才能和心機,終于如愿爬到了鳳姐的身邊。
甲戌本第十五回有一段批語,“摹一人,一人必到紙上活見。”這正是《紅樓夢》人物語言的神奇處,也是令讀者大開眼界、增長見識的地方。第三十九回劉姥姥二進榮國府,與賈老太君有一段對話:
賈母道:“老親家,你今年多大年紀了?”劉姥姥連忙立身答道:“我今年七十五了。”賈母向眾人道:“這么大年紀了,還這么健朗。比我大好幾歲呢。我要到這么大年紀,還不知怎么動不得呢。”劉姥姥笑道:“我們生來受苦的人,老太太生來是享福的。若我們也這樣,那些莊稼活也沒人作了。”賈母道:“眼睛牙齒都還好?”劉姥姥道:“都還好,就是今年左邊的槽牙活動了。”賈母道:“我老了,都不中用了。眼也花,耳也聾,記性也沒了。你們這些老親戚,我都不記得了。親戚們來了,我怕人笑我,我都不會,不過嚼得動的吃兩口,睡一覺,悶了時和這些孫子孫女兒頑笑一回就完了。”劉姥姥笑道:“這正是老太太的福了。我們想這么著也不能。”賈母道:“什么福,不過是個老廢物罷了。”說的大家都笑了。

這是一個貧賤而通達世故的鄉下老嫗,和一個富貴而有閑情的貴族老太太的嘮嗑,準確地表現了兩種身份、兩種地位和兩種性情的差異,可謂形神兼備,維妙維肖。
對于林黛玉的尖酸、刻薄與小性,尤其是賈寶玉與別的女孩好的時候,書中多次借助人物語言進行刻畫:第八回寶玉聽寶釵的話不吃冷酒,黛玉立即明里指責雪雁,暗中借題發揮:“也虧你倒聽他的話,我平日和你說的,全當耳旁風;怎么他說了你就依,比圣旨還快些。”第二十二回寶玉看戲時聽寶釵講《魯智深醉鬧五臺山》,喜得拍膝畫圈,稱賞不已,黛玉極大不滿,巧借戲名,諷刺得十分文雅:“安靜看戲罷,還沒唱《山門》,你倒《妝瘋》了。”第二十八回當寶玉問黛玉為什么不揀他的由賈元春從宮里賞出來的東西時,黛玉臉一撂:“我沒這么大福禁受,比不得寶姑娘,什么金什么玉的,我們不過是草木之人。”當寶玉看寶釵的紅麝串子覺得寶釵“肌膚豐澤”、“酥臂雪白”不覺發呆時,黛玉立即杜撰一個故事進行嘲弄:“只因聽見天上一聲叫喚,出來瞧了瞧,原來是個呆雁。”難怪第八回李嬤嬤感慨:“真真這林姑娘,說出一句話來,比刀子還尖。”薛寶釵則恨得牙癢:“真真這個顰丫頭的一張嘴,叫人惱不是,喜歡又不是。”
“金玉良緣”是林黛玉一把沉重的精神枷鎖。她在生活中處處設防,尖牙利嘴制造了不少不應有的矛盾,以致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生命最后一天天被消損。曹雪芹借林黛玉的嘴巴深刻地揭示出這個既是社會又是性格的悲劇,給后人以警策。
《紅樓夢》中的人物,有的是同一類型,有的是成對出現。如何通過語言描繪出同一類型人物的不同之處,“相犯而不犯”,歷來是小說文體所追求的藝術境界之一?!都t樓夢》無疑達到了這種境界!在人物語言上,同是小姐,林黛玉機敏尖利,薛寶釵圓融平穩,史湘云爽快坦誠;同是少婦,秦可卿柔和,李紈無味,王熙鳳則機智潑辣詼諧;同樣愛挖苦、諷刺人,黛玉語言含蓄,晴雯則用詞直露。所以《小說詞話》稱贊:曹雪芹所著《石頭記》,同處能異,自是名家。
除人物對話、內心獨白外,《紅樓夢》還大量運用抒情言志的詩詞曲賦來表現人物的性格追求,書中每個人物的詩、詞、聯句,都和他們的對話語言一樣具有鮮明的個性。
同是詠白海棠,寶釵與黛玉有明顯區別,一個含蓄莊重,一個風流別致。“逸才仙品固讓顰兒,溫雅沉著終是寶釵”。“珍重芳姿晝掩門”是寶釵自寫身分,反映了她嚴守封建禮法,不肯越雷池半步的生活態度。“冰雪招來露砌魂”、“淡極始知花更艷”等,可以看出寶釵喜歡素潔無華,對生活永遠保持著冰雪般冷漠的態度,裝愚守拙,罕言寡語,并以此博得賈府上下的交口稱贊。 “偷來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縷香”,則表現了黛玉的聰明智慧,有著超塵拔俗的“詠絮之才”。史湘云所吟又是另一種風格:清新、疏朗、灑脫。“也宜墻腳也宜盆”,贊美了白海棠隨地而宜的特點,又是湘云樂觀放達性格的自我寫照。
同是詠柳絮,林黛玉吟得凄惻、悲憤、纏綿,“漂泊亦如人命?。嚎绽`綣,說風流!……草木也知愁,韶華竟白頭。嘆今生,誰舍誰收!嫁與東風春不管:憑爾去,忍淹留!”薛寶釵則顯得得意忘形,躊躇滿志。“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云!”對同一事物所產生的這種完全不同的感受,表現出她們思想與性格的尖銳對立,從而使她們的性格特征顯得更加鮮明、突出。
而第七十六回凹晶館聯句至緊要處史湘云的“寒塘渡鶴影”、林黛玉的“冷月葬花魂”,兩句詩十個字,多深境界,多少真情!上百年來,多少《紅樓夢》的讀者不僅欣賞、嘆息于兩位美女各自用一句凄美絕倫的詩道出了自己的命運,而且也從這兩句詩中形象地聽見了古往今來千千萬萬個流于飄零或遭際堪傷的少女們的心聲。
三、遣詞造句精彩準確,富有神韻
《紅樓夢》語言技巧的運用,與我國古典詩歌的藝術傳統有密切關系。我國古代的詩歌創作,特別講究琢字練句,為了選擇或創造一個恰當的詞語,作家往往費盡心思。“吟安一個字,拈斷數莖須。”
莫泊桑說:“不論一個作家所要描寫的東西是什么,只有一個詞可以表現它。”
《紅樓夢》在譴詞造句上,真正達到了“一字不可更改,一字不可增減,入情入神之至”的境界!
第三回林黛玉進了賈府,王夫人讓鳳姐拿出兩匹緞子給黛玉裁衣裳,鳳姐說:“我倒先料著了,……已經預備下了;等太太回去過了目,好送來。”“王夫人一笑,低頭不語”。王夫人從來難得一笑,“低頭”、“不語”,淡淡一筆,簡約精準,大有微意。鳳姐是王夫人的家侄女,又是榮府的當家婆,王夫人明明知道她是在說謊,是在做人情賣乖,但不說破,笑而置之。既顯示出作為姑姑對侄女的寬容,也隱隱揭露了鳳姐的虛偽。
第六回劉姥姥一進榮國府,七轉八折,好容易得見平兒并盼到鳳姐回房,“于是帶著板兒下炕,至堂屋中間,周瑞家的又和他咕唧了一會子,方蹭到這邊屋內”。一個“蹭”字(有的版本寫作“彳貞”字),畢現了一個進城告窮“打秋風”的農村老太的小心兢兢,寄寓了她老人家此行的多少希望。
第八回當賈寶玉和薛寶釵正在互認通靈寶玉和金鎖,笑語聲喧時,“話猶未了,林黛玉已搖搖的走了進來。”“搖搖”二字,既鮮明生動,又準確形象,如燭焰輕輕飄逸晃動的樣子,用在林黛玉身上非常傳神,活畫出林黛玉“行動處似弱柳扶風”的形象和神態。脂硯齋旁批曰“二字畫出身”。有的《紅樓夢》版本將二字改為“搖搖擺擺”,靠!這不成了劉姥姥。
第七十七回王夫人親到怡紅院閱人,和寶玉同一天生日的丫鬟蕙香“生得十分水秀。”“水秀”二字,何等奇絕,多少嬌態包含其中!給人以清秀如水,“晶晶亮,透心涼”的藝術美感。
這樣精彩準確、富含神韻的遣詞造句例子不勝枚舉。曹雪芹善于從種種相似的詞匯中挑選出最準確、最富有表現力的詞匯,以達到傳神的藝術效果,真可謂“于細微處見真功夫!”
四、比喻運用貼切形象,清新工麗
   “比喻是文學語言的根本”。“在適當的地方,文學需要精辟的比喻”。在文學作品中,貼切、鮮活、雅致的比喻,往往能起到折射事物的本質、反映人物的神髓、表現作者的好惡、揭示一定的道理等作用,使作品更增藝術性和美感。就《紅樓夢》而言,比喻無疑是其語言藝術花圃中一朵絢麗的奇葩。
《紅樓夢》本身就是一個最大、最深的隱喻。小說第一回的總領“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云作者癡,誰解其中味?”其實是作者真實的內心獨白。第二十九回榮國府到清虛觀打醮,其中有一出戲《南柯夢》,因是在神前點的,賈母雖有不悅也只得“聽了便不言語”。“南柯一夢”,夢醒后孤燈一盞,夢中種種功名榮華都如云煙,這直接指向了小說的主旨問題。第十三回秦可卿托夢給鳳姐說了一番話,其中有一句“樹倒猢猻散”,實質上隱喻著封建社會必然崩潰的主題思想。因此《紅樓夢》可以看作是一部描寫封建貴族家庭由盛而衰的悲壯史詩。
封建家族滅亡的原因,第七十五回曹雪芹借探春的口揭示出來:“一個個烏眼雞似的?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烏眼雞相斗,你死我活。這個通俗的比喻,形象地展現了賈府內部主子與主子之間、主子與奴才之間、奴才與奴才之間尖銳而復雜的矛盾紛爭,這是賈府衰敗的重要內因。
如此形象的比喻,賈寶玉的腹中也不乏, “他這一下去,就同一盆才抽出來的嫩箭蘭花送到豬窩里去一般。”這是第七十七回晴雯被逐后,寶玉對襲人說的一段話,這句話飽含了寶玉對含冤負屈的晴雯的無限深情,他將晴雯比喻成“才抽出來的嫩箭蘭花”,非常鮮嫩,美麗可愛,卻被送進了“豬窩”,美丑相形,對比鮮明,形象地比喻美將被毀,突出了晴雯正受摧殘并將被糟蹋至死的悲慘命運。
《紅樓夢》對人物的刻畫,比喻更是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它使被描寫的人物顯得更加豐滿、逼真。 “晴雯那蹄子是塊爆炭,要告訴了他,他是忍不住的。”這是第五十二回平兒為掩飾墜兒偷蝦須鐲的丑事而對麝月說的。作者通過這個比喻,不僅說明平兒不讓麝月告訴晴雯此事的理由,而且進一步刻畫了晴雯純樸、耿直、剛烈、嫉惡如仇的性情,讀過《紅樓夢》的人,沒有不對晴雯那爆炭般嫉惡如仇的剛烈性格,留下深刻印象的。第六十五回我們從小廝興兒口中來看看探春是怎樣的一個人,“三姑娘渾名是‘玫瑰花’。……玫瑰花又紅又香,無人不愛的,只是有刺戳手。”“玫瑰花”有著政治家、改革者的壯志和才情,有著堅持原則的斗爭精神,“我但凡是個男人,……必早走了,立一番事業”。她不僅敢于揭露封建統治階級內部的尖銳矛盾,而且為了捍衛封建家世的利益,甚至連親生母親都不惜刺傷。作者用玫瑰花“又紅又香,無人不愛”而又“有刺戳手”的比喻,把探春那既讓人敬又讓人畏的復雜性格,刻畫得清雅工麗,叫人過目難忘。同樣,襲人“是沒嘴的葫蘆”,李紈“竟如槁木死灰一般”,迎春“渾名叫‘二木頭’,戳一針也不知‘噯呦’一聲”,王熙鳳“辣子”、“猴兒”、“霸王似的一個人”、“ 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平兒“就是你奶奶的一把總鑰匙”,這些比喻非常貼切,對人物的性格塑造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
《紅樓夢》還善于用簡潔明快的比喻來揭示某些復雜深刻的道理。林黛玉說“但凡家庭之事,不是東風壓了西風,就是西風壓了東風。”這個比喻至今還有著強大的生命力,毛澤東主席就曾借用過這個比喻來形象說明當時國際形勢的特點。“其中想必有個翻過筋斗來的”,比喻覺悟的過來人,不僅形象,而且雋永,給人以不盡啟迪。“寧撞金鐘一下,不打鐃鈸三千”,就寫出了處理事物要抓主要矛盾的道理。
《紅樓夢》的比喻俯拾皆是,不拘一格,出神入化,這些比喻看似信手拈來,不雕不飾,其實是作者匠心獨運的設計安排,是作者豐富生活經驗和深厚藝術素養的外現?!都t樓夢》的比喻為其主題思想、人物塑造、情節發展起了不可磨滅的作用,不愧為其語言藝術的明珠。



貴州自考網微信公眾號

貴州自考網課程中心

貴州自考網聲明:

1、由于各方面情況的調整與變化,本網提供的考試信息僅供參考,考試信息以省考試院及院校官方發布的信息為準。

2、本網信息來源為其他媒體的稿件轉載,免費轉載出于非商業性學習目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內容與版權問題等請與本站聯系。聯系郵箱:952056566@qq.com

貴州自考便捷服務

  • 微信交流群
  • 微信公眾號

  • 視頻課程
  • 真題下載
貴州自考概率論與數理統計精講視頻課程

概率論與數理統計

貴州自學考試課程: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概論

馬原概論

貴州自考課程:中國近現代史綱要課程精講視

中國近現代史綱要

貴州省自學考試【思想道德修養與法律基礎(

思修03706

貴州自學考試課程【內科護理學(一)】試聽

內科護理學(一)

貴州自考文學概論(一)課程精講視頻

文學概論(一)

亚洲欧美日韩综合久久久久,伊人色综合久久天天人手人婷,久久久久精品免费福利电影,国产精品久久自在自线不卡